三坛海烩藕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夫君千千万不爱我就换,吃醋这件事儿,三坛海烩藕粉,在线看书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京城中流传三条笑料。

一为秦御史家的独子,天定乾元,书香望族,可非要弃仕从商,致使没有一家门当户对的贵族看得上他。

二是翰林院有一后辈,虽是坤泽,但温润儒雅、才识过人,祖上几辈皆为皇商,本也能轻松择一好夫婿,却认死理般非上面那个乾元不嫁。

问第三条是什么?便是官家圣意,下旨赐婚以上二人,但迄今四年过去,仍未成婚,原因竟是那秦家的乾元看不上舒家的坤泽,又不敢忤逆圣上,只能一拖再拖。

偏偏舒家那位又是个痴心不改的,二十有六的年纪,任凭蹉跎也无半句怨言。

众人一提这事就发笑,可笑着笑着又不免啧声慨叹,替其惋惜不值。

多好的坤泽,连当今圣上都以嘉言褒奖,怎么就看上一个自降家族身份的不肖子孙?

也有人站在秦家乾元的立场,道是如果自己也被这种手段逼婚,只会更加不满乃至离经叛道。

总而言之,偌大的京城,从望门贵族到寻常百姓,只要谈起这一对强行拉配的鸳鸯,那是没有一个人看好的。

与他们想法类似,当事人之一秦知时也是这么想的。

今年是他拖延婚约的第四年,手中的生意都做起来了,往年“先立业、再成家”的借口怕是不能再用了。

可他是真的不想和舒朝雨成婚啊。

一想到,往后半辈子都要与那般性子冷淡之人相处,他便觉得人生索然无味。

想过反抗吗?想过。但这婚不仅是官家赐的那么简单,还是他父母力求所逼按着他头认下的。更无法抵赖的是,舒家在他初期起家时帮了不少忙,这个人情除了“以身相许”,概无其他偿还方式。

没办法,他只能接受,逼迫自己适应。

就在半个时辰前,他母亲又过来训斥一番,让他约舒朝雨明日踏青,趁此机会好好增进感情。

秦知时听了却只想笑。

有什么意思呢?又是他一个人唱独角戏罢了。

只是这明面上的功夫还是得做,而且距离上一次给舒朝雨补充信香已有两个月。他喊来仆从送去口信,捎带两身新衣挂饰,便继续看手里的账本。

一直看到太阳落山,室内油灯添上,他站起来活动腰颈时,才想起被打发去送信的人还没回话。

虽然不用问也知道对方肯定是答应赴约,但秦知时认为领了任务却不汇报是态度问题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昨日风雪

寒山迢递

记一次采访

白砂糖甜不甜

丁达尔效应

路过

卡拉OK厅卫生间的故事

我是美女老婆

快穿.救猫日记

Lsp

一阳神功之下山(总攻)

一只爪子